引尘为心。

浮生知星辰在角落里垂眼,长而密的睫毛遮住漂亮的瞳,半张脸藏在阴影里看不出神情。待他注视着的人结束了谈话转过身时,他慢慢动了一下手指,一道黑色冲了出去。

直线插进了那人的命门。

只见血肉飞溅,刚与那人谈话的妇人的喉咙中发出令人耳根发麻的凄厉尖叫。那人双眼瞪得浑圆,就那么死不瞑目地倒在地上,红色不要钱似的慢慢扩大。血腥味引来了一些饥肠辘辘的野狗,正跃跃欲试地朝他张望。

年轻的武当弟子也收到了飞鹰传书,他清点了袋里的银两,放回了飞鹰。那鸟畜鸣叫了声,便回去了。他吸了吸鼻,铁锈味冲得他一阵倒胃。

他迫不及待地跃身上马,离开了这里。


原本是想写武当f5的...但是写着写着就没想法了。

想玩武当------

非典型ABO

全员有病。

特别是我。

☆☆☆☆☆☆☆☆☆☆


北极鹅最近有些烦躁,原本就很刺激性的信息素就更加刺激了...比如说直接把作为Beta的拖筱筱吓跑了。

跑的时候拖筱筱还撂了一句话:"师父你的味道啊我靠!!!我还以为哪个地方搞装修..."

北极鹅是个Omega。是个有油漆味信息素的Omega。一放信息素那就跟油漆工厂似的,让人仿佛能感觉被白油漆从头到尾浇了一身。

按理来说Omega难道不应该都是草莓味啊蜜糖味啊奶油味啊之类的比较可爱柔软一点的味道吗!为什么自己家师父的味道这么硬核啊?拖筱筱很不明白。照理说她是个对信息素很迟钝的Beta,但北极鹅的信息素却可以直冲她脑门,刺激的她想吐。...

我记得我小时候,看完了太宰治的<人间失格>,里面的深意一个没看懂,倒是叶藏跟女人殉情的片段记得最清楚。我就那时对小航说,"小航,你要是哪天真的死了,我绝不独活。"

小航笑了笑,指腹在书封面上摩擦。过了一会,他才开口:"你要殉情呀?傻丫头。"

"不是很浪漫,很令人感动吗?"

"哪有,多不值得啊,霖。"他正视着我,一对睫毛忽闪忽闪。"怎么是独活呢?阿峰,浠,你的亲朋好友们,都会陪着你的。"

"怎么不值得啦?"我撇撇嘴,皱皱眉,"只要是你,有什么是不值得的?"...

就算阿峰是我的情敌,我也实在讨厌不了他。

他实在是个优秀的男孩子。

这么说吧,如果没有小航,我绝对会喜欢上阿峰。

阿峰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性格沉稳,不急不躁,又很温柔。唔,跟小航有点像,也不知道是谁的影响。

阿峰跟小航都是不怎么爱说话的。但是小航很喜欢笑,就像林间和煦的阳光。阿峰呢,一天下来估摸着嘴角都没有上扬过。

当然不是因为阿峰冷淡之类的。倒不如说阿峰脾气很好,又很热心肠。对,就是外冷内热的那种人。他什么都会,并且都做得很好------比如他做饭就很好吃。那时最期待的,就是靠在小航身边,吃着阿峰做的便当。

这种男孩子真是居家好男人啊...我赞叹。

阿峰嘴上抱怨这个抱怨那个的,但是...

我有段时间十分热衷于问小航,"你有没有变心?你还喜欢我吗?"。

这时候小航总会轻轻地摇头,回答说:"没有啊,我当然还喜欢你呀。"

语气是我最喜欢的温柔,带着点无可奈何的叹息。

然后我就会莫名的安心。

结果有一次或许确实烦了,一双眼睛定定地看向我,十分认真地问我,"为什么总是问这个问题?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一时说不出回答的话来。然后我就听见他又问:"我哪里做得不好了吗?"

我自然是否认了。开玩笑,小航自然是世界上最好最优秀的。

只是...

我或许确实害怕着什么。

小航很优秀,长得又好看,又聪明,虽然身体不大好,但还是有很多人喜欢。我...

(伪)全员印象<2>

以姒

这是个眉眼间似乎有一场春雨的姑娘。

她正值风信年华。一对柳眉就像江南袅烟。那之下是一双多情的眸,含情凝睇。"眸球乌灵闪亮长眉连娟,微睇绵藐",形容的便是她罢。

她安静时,便皎如明月;她若生动起来,便耀如春华。

她便是云梦的六月绛桃。不讲道理得艳丽,而不庸俗。

(伪)全员印象<1>

潼臻

一个乖巧可爱的华山小师妹。

面庞是极其温和的。作为一个华山弟子,有些削瘦,灵气却不淡。眼中的光彩似阳光下生辉的皑皑白雪。脸上总带着些许红晕。跟严寒格格不入的炽热的唇总是带点羞涩。额上的红莲映得更是娇艳。

她永远都是充满着活力的,代表着令人安心的印象。

就像阳光落在积雪上,温和而热情。

-------

有各种无脑吹...我果然不擅长这些东西。

在给大家发婚礼请柬的时候顺便视奸了一下各位的面板,然后突然发现,大家的捏脸好像都很好看诶...然后心血来潮地写了这个。

其实是个外貌描写的练习...拿来开刀真是对不起!(土下坐)

为啥是伪全员呢,是因为有些亲友很久没上线了,我现在看...

横金拖玉

(带筱鹅)

拖筱筱是个比较精致的女孩子,对那些亮晶晶的小装饰之类的是极喜爱的。玛瑙,琉璃,水晶,能用上的便镶在装备上,用不上的她便托人打磨成好看的形状,点上金粉,穿上银链,别在耳上,挂在发间,垂在腰边。

但若是在烟色面前,拖筱筱可不敢如此张扬装扮。总是穿的规规矩矩,而那些眼花缭乱的小玩意是定不会戴出来的。

她想,烟色这样的人,定是不会喜欢这类花里胡哨的东西。

她师父在的那段时间里,她总是看起来很精神,云梦素净的校服穿出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她那时便戴些晃眼的饰品,在阳光下照得熠熠生辉。

她师父是不大满意的。"太晃眼睛了你孔雀啊?",顺便还白了她一眼。

"师...

我流十二行情书

我曾认为我会孤身一人,身如浮萍,不知归路。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淡去我的痕迹,恍若尘埃。

但我记得你的一颦一笑,我记得你的絮语呢喃。

我记得你为我撑过的伞,我记得你指尖的温度。

我曾站在离你最远的地方静静注视,灼热而虔诚。

我曾站在离你最近的地方细细倾听,平静而热烈。

我记得你为我哼唱的每一句,我记得你为我努力的每一次。

我愿为你献上鲜花和祝福。

绸月含苞的桃花,荷月耀眼的烈阳,菊月薄凉的秋水,冰月傲放的寒梅。

我愿以我余时,与你共同见证。

陪你走过寒木春华,待到最后双鬓白霜。

伊人如故,痴情相付,笑颜如初,愿君莫负。

赵麟瑬注意了那个可爱的云梦小姑娘很久。

虽然年龄小,但乖巧懂事,声音很甜美,很温柔。

身边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想要去保护她,爱惜她。

毕竟,在这一片腥风血雨的江湖,保持一份纯真无邪真的很难。

可是赵麟瑬是个没什么能力的废柴。唯一擅长的便是浑水摸鱼滥竽充数混吃等死。

她心怀着对慕白的爱意与倾慕,咬了咬牙,决定开始努力。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赵麟瑬自认为很努力了,但是依旧还是那幅不能入眼的难看样子。

而慕白却一直在变强。变得比赵麟瑬更强。

赵麟瑬知道慕白不需要自己保护。她很开朗,身边的好友很多,哪一个不是以一挑十的高手?

哪里轮得到赵麟瑬这个性格糟糕毫无用处的人保护呢。

她泄气地坐在芳菲林,无力地摇了摇头。...

© 赵麟瑬 | Powered by LOFTER